军事悦读>文学社
一只口哨的秘密
2016-01-23 04:20:53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常 成编辑:乔梦

    2012年12月,一脸稚气的我踏入警营。

    刚放下背囊,突然,一声清脆的哨音打破宁静,“所有人员!楼下集合!”我们争先恐后地跑到楼前。到班里我才知道,刚才那个吹哨的人就是我的新训班长。

    3个月的新兵训练,对于从小娇生惯养的我来说,与其说是严峻的考验,不如说是一场噩梦。开始没几天,我就扛不住了,感冒了。

    一天早上,我还在半梦半醒间整理内务,走廊里传来刺耳的哨声。之前,我觉得哨音是悦耳动听的,而现在我觉得没有比它更刺耳的。等我跌跌撞撞地爬下楼,看见班长已经组织队列训练了。他板着脸向我大声吼道:“站到一边!”瞬间,我觉得在全班战友面前丢尽了脸。凭什么对我这么凶?我咽不下这口气。

    终于,机会来了。一天晚上起夜,我发现班长的哨子没有像往常一样放在枕边,而是放在了桌子上。是忘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管它呢,先下手再说,让你天天催命鬼似的吹吹吹!鬼使神差地,我把班长的哨子藏了起来。

    第二天,正好班长值班,看着他找哨子急得满头大汗,因为误事被连长批评的样子,我的心里先是窃喜,后又懊悔起来。

    没几天,班里召开第一次班务会。班长说:“来到部队这些天,大家也感受到了和社会上的不一样,都说说,现在最想干的事儿是什么?”话匣一开,有人说,想美美地睡个懒觉;有人说,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有人说,想和女朋友见一面;我随口说:“想吃老家的盐水鸭。”大家顿时笑了,说我是个吃货。班长若有所思地看着我说:“没出息。”那一刻,我感觉“没出息”这3字,跟骂我没什么两样。班长在我心里的位置,几乎到了势不两立的境地。

    转眼间,到了周六。晚上,我正在俱乐部里看电视,小王急火火地跑来叫我:“常成,班长找你有事。”我暗自吃惊:最近没冒泡,没挂新账啊,难道要算旧账?脑子里冷不丁冒出那支口哨,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当我忐忑不安地来到班长面前,发现他笑眯眯的,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裹,说:“这是你想吃的盐水鸭,看看是不是正宗味道?”手里拿着班长送的“礼”,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当天晚上,我正在梦里吃我的盐水鸭,隐约觉得有人走到我的床前,是班长在轻轻地为我掖被角。其实,班长每天夜里都起来好几回,给我们几个睡觉不老实的新兵盖被子。想到这些天自己干的“好事”,我一阵愧疚,真想让班长狠狠地揍我一顿。

    第二天清晨,我早早起了床,把哨子悄悄放回了班长枕边。班长起床时发现哨子,顿时像孩子似的惊叫起来:“哨子,哨子找到啦!”我红着脸说:“班长,哨子,我,我……”班长说:“傻小子,你什么你,快下楼集合,出操了!”

    第二年,班长要退伍了。临行前,他把哨子送给了我,我紧紧地拥抱着班长,泪水默默地流了下来。班长上车了,我拿起哨子,想吹响哨子为他送行,因为他懂的——有关这哨子的秘密。我把口哨放在嘴边,却怎么也吹不出声。仔细一瞧,里面塞了一张小纸条,我抽出来,见上面写着:用它吹响号角的节奏!

    又过了一年,我也当上了班长。每天,我都会吹响那支哨子,嘹亮的哨音下,集合的是又一茬年轻的士兵!

    (作者系武警8652部队上等兵)

 
美将售越南致命武器真实用意何在?

8月13日至16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访问越南,这是美国参联席会主席在越战结束后首次访越。越南国防部声明称,两国将合力加强军事合作,聚焦海事安全、训练,并克服越战带来的后遗症。专家推测,美国此举是为了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中国,将在武装越南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