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悦读>文学社
年味兵味
2016-02-05 06:40:02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向贤彪编辑:乔梦

    儿时过年,一入腊月,母亲就忙得不亦乐乎:腌腊味、酿米酒、炸果子、缝新衣……到部队后,过年最忙的要数基层干部了。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刚提排长不久,奉命带领全排去野外执行输油管道铺设任务。因任务跨年度,得在离连队百十公里的一个苗寨过年。

    那些天,我们从连队拉来两头肥猪,到地方采购了白面、大米和一车蔬菜。年货基本备齐,我心里踏实了一些。

    在围绕如何过好年的经济民主会上,大家提了不少要求和建议,其中最触动我的,就是希望把年味搞浓,不单单打打牙祭而已。

    排里人员来自6个省区,还有少数民族的。各地年俗不同,口味各异,这些都在我的考虑之中。一过腊八节,我就张罗开始杀年猪,让劳苦一年的官兵美美地吃上一餐杀猪菜,再将一半肉冷冻起来,另一半做腊肉和香肠。 

    排里四川兵多,不乏制腊味的高手。我就让一个班长牵头,带着他们将盐拌着花椒、茴香等作料炒热,在鲜肉上均匀涂抹,腌制后风干,再用松柏树枝慢慢熏烤,香肠也如法炮制。 

    半个月下来,熏好的腊肉、香肠焦黄透亮,香气诱人。至于打年糕、包饺子的活计,大家毛遂自荐,果真有高手挑头,自然不在话下。有几个兵提出要吃甜酒酿,这东西驻地买不到,又没有人会做,我专门向临时来队的老兵家属请教,买来糯米自己做。先将糯米蒸熟,降温后盛在一口大缸里,加入酒粬搅拌均匀,然后盖严捂紧,没几日,甜酒酿散发出浓郁的香甜味。

    年货准备差不多,总感觉少了一点什么,我又召开诸葛亮会,集思广益,商量怎样过一个“文化年”。一个“年味”加“兵味”的方案呼之欲出——除夕夜,吃完年夜饭,举办迎春晚会;初一早上团拜,初二参加驻地苗族群众舞龙表演……

    除夕,一阵阵腊肉和米酒的香味飘来。我一声吆喝,全排官兵起立,端起酒杯,把自酿的甜酒一饮而尽。这个年,北方战士吃上了大葱饺子,南方战士吃上了香甜的年糕,回族战士吃上了清真美食……

    (作者系泉州军分区原政委)

美将售越南致命武器真实用意何在?

8月13日至16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登普西访问越南,这是美国参联席会主席在越战结束后首次访越。越南国防部声明称,两国将合力加强军事合作,聚焦海事安全、训练,并克服越战带来的后遗症。专家推测,美国此举是为了在南海问题上牵制中国,将在武装越南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