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悦读>文学社
读懂母亲的手
2016-05-03 17:59:39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韩红月编辑:贾敏

   

    春天到了,我突然想起了母亲的手。记忆中母亲的手会变换颜色:禾苗的青绿色,泥土的赭黄色,面粉的纯白色,煤灰的漆黑色。摊开手掌,握紧拳头,五指弯曲,无论哪种姿势,母亲的手都是最美的,母亲的手虽然不能和纤细、滑嫩、柔软、白皙联在一起,但她的手却和生活、和爱连在了一起。

    母亲的手是灵巧的手。记得小时候,家里买不起布,就用母亲自己织的布做衣服,那种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家织布”,织完了布,还要一针一线地缝制衣服。家里孩子多,一年四季,从单衣到棉袄,母亲的手不停歇地忙活。母亲的针线活做得好,一个个密密麻麻的针脚缝得匀溜细致。母亲没学过裁剪,但是经母亲的手裁出来的衣服不仅合体还时尚。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年冬天,那个冬天格外得冷,很多同学的手都冻裂了,但庆幸的是我没有遭遇这样的痛苦。母亲在刚入冬时就给我做了副棉手套,手套是两层的,里面是母亲用白棉线织的,外面罩着一副絮着厚厚棉花的粗布手套,母亲说要是在教室外面就戴着它,在教室里暖和,就把外面的棉手套摘下去,这样方便。还记得每到过年的时候,为了增添家里的喜庆,母亲的手总像变戏法似的,剪出各种各样的窗花。一张大红纸,一把剪子,拿在母亲的手里,一转眼的功夫,那些飞鸟鱼虫,花草树木就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些窗花贴在窗玻璃上,仿佛是一个童话王国,让我们久久痴迷。

    母亲的手是温暖的手。小时候,每到睡觉前,母亲总会拍着我们,轻轻地唱起歌谣或者讲起故事,在母亲温柔的手臂中,我们贪婪地享受着母亲的温暖。记得有一次我发烧,头昏昏沉沉,躺在炕上,闭着眼,母亲不停地在我的头上摩挲着。她用手蘸上几滴烧酒,把我的头揉搓得火烧火燎,疼痛减弱后母亲还让我翻过身,用手在我的后背上从左按摩到右,从上推到下,一套“组合”下来感觉很是舒服,病自然就好多了。那个时候我甚至可笑地希望自己多病几次,因为母亲宽厚的手掌是那么让我依恋。小时候我胆子小,一到天黑就不敢出屋。每次外出,母亲总是牵着我的手,我的小手握在母亲的大手里,母亲便把一种力量传递给我,这种力量让我面对黑暗再也不用害怕。以至于后来我参军、工作,一路走来,每当遇到困难挫折的时候,我总能想起小手被母亲大手握住的感觉。

    母亲的手是勤劳的手。虽然母亲身体瘦弱,却有着一双有力的手,由于长期下地干活,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母亲的手变得粗糙不堪。记忆中父亲常年出差,家里的活都落在了母亲身上。母亲的手掌纹很深,纵横交错,关节粗大突兀,这双手像犁铧一样,春种秋收,默默地在家乡的土地上耕耘。她的手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提水担柴,打井种地,许多力气活都能干。记得有一年暑假,母亲带着我去收麦子,只见母亲猫下腰,把身子弯成了一张弓,右手拿镰刀,左手握住麦子,“唰唰”声不绝于耳,一片片麦子应声倒下。母亲把割下来的麦子捆成捆,垛在一起。我被母亲远远抛在后头,手上火辣辣很疼,汗水顺着脊背直流,我暗暗地佩服起母亲,她娇小的身体里竟蕴藏着如此惊人的力量。这力量源于母亲心中蕴藏着的无穷无尽的爱:对生活的爱,对子女的爱,对家庭的爱,这浩瀚无垠的爱汇集到母亲的手上,是爱让母亲的手充满了力量,充满了温暖,充满了深情。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你爱吃的三鲜馅,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啊,这个人就是娘;啊,这个人就是妈。”耳畔响起这首《母亲》的旋律,听来如此的亲切。母亲操劳了一辈子,她拉扯我们长大,母亲的手却永远不知疲倦。母亲已经老了,手上青筋突起,长出了许许多多大大小小青褐色的斑点。蓦然回首,无论我们走多远,也离不开母亲的手,更走不出母爱的海洋。

 

有一种劳动,生产和平

清明上河图中的盛世抵不过草原上的铁蹄,富可敌国的犹太人被赶进了奥斯威辛,没有底力的繁荣只会蒸腾为覆灭的哀曲。没有军人的付出与守护,经济与文化难以长久。军人保家卫国的安全产出,是一个民族的立身之本、生存之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