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悦读>文学社
感动的谎言
2016-05-26 03:34:04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戴永洋编辑:贾敏

    一声闷响,程伟直挺挺地倒在了五公里武装越野的终点,晕了过去。此时,秒表计时18分12秒。

    “都烧成这样了,怎么还让他参加比武?”连长摸了一下程伟滚烫的额头,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大发脾气。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这时,程伟的一句呓语打破了凝重的局面:“爸,我一定能跑进18分钟,相信我,相信我!”连长被这句莫名其妙的胡话搞得一头雾水,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却一时语塞,他想到了之前的一些小事。

    “程伟,1991年生,毕业于浙江大学,曾获得全国大学生运动会400米和100米两项冠军。”新兵下连的第一天,程伟的简历就让连长眼前一亮。大学生当兵不足为奇,但像程伟这样的大学生还是头一回见到。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改变了最初的看法。

    “连长,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训练5公里武装越野?”一天晚饭后,程伟径直敲开了连长的房间,问了一个让连长意想不到的问题。连长心想,这小子果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才来连队几天呀,就开始好高骛远了。

    “你知道5公里武装越野要携带哪些装具吗?”连长故意刁难,想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列兵知难而退。

    “一般情况下,一支步枪、两个弹匣和四个手榴弹,再加上挎包和水壶,其中水壶要装满水。”程伟的回答简短且准确无误,让连长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还有一次凌晨5点,连长起来查铺,发现程伟的床铺居然没人。他以为是上厕所了,可转了一圈后还不见人影。连长急了,心想该不会是怕苦怕累跑了吧!再想想之前的那些场景,越想越不对劲。赶紧叫醒班长,两个人一起去找。

    “不会在训练场吧!”班长自言自语。俩人面面相觑,顿时如醍醐灌顶。果不其然,当他们到达训练场的时候,程伟已经跑得满头大汗。只见他把一个手腕粗的木头充当步枪,把借来的四个水壶当手榴弹。看到这样的情景,连长的气顿时消了,一股暖流在心间流淌。

    程伟为什么要冒着40度的高烧去参加比武呢?对此,连长还是百思不得其解。为了弄清其中原委,他找到了和程伟一个车皮拉过来的发小程昱。

    “程伟为什么非要跑进18分钟呢?”连长直奔主题。

    “为了程叔叔,就是程伟的爸爸。”程昱说,程叔叔当过兵,还参加过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后来部队整编,需要精简人员,但是没人愿意复员。最后部队决定通过比武来决定走留。因为是步兵,自然就要比5公里武装越野。当时定下的规定是:18分钟以内的留下,18分钟以后的……

    “那程伟的爸爸呢?”连长迫切地想知道比武的结果。

    “程叔叔的腿以前受过伤,比武越野肯定吃亏,但他无论如何都要参加。其实,他是不愿失去可以留下的机会。”程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快到终点时,差不多就100米了,程叔叔摔了一跤,右膝盖磕伤,但他一直咬牙坚持着,爬到了终点。”程昱安顿好情绪,坚定地说:“程伟就是想完成叔叔的心愿。”此时此刻,连长的眼圈已经有些红了。

    “连长,我跑进18分钟了?”程伟醒来,看见连长,眼里放着光。

    “进了,必须得进,你这么勇敢怎么会不进呢!”说完,连长缓缓地把视线转向了窗外。这是他第一次撒谎,在来之前他已经在全连统一了口径。

    绘图:仓小宝

 

有一种劳动,生产和平

清明上河图中的盛世抵不过草原上的铁蹄,富可敌国的犹太人被赶进了奥斯威辛,没有底力的繁荣只会蒸腾为覆灭的哀曲。没有军人的付出与守护,经济与文化难以长久。军人保家卫国的安全产出,是一个民族的立身之本、生存之基。[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