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参考>名家讲武
新型作战力量“新”在哪里?
2016-06-09 04:02:44
来源:中国国防报作者:吴佳熹编辑:贾敏

    在2011年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中,新型作战力量是指以新需求为牵引,以新技术为支撑,以新能力为标志的作战力量。最近,不少专家对新型作战力量的定义提出了新的看法,总结起来就是:新型作战力量是指以形成新质作战能力为标志的作战力量及部分保障力量。可以看到,新质作战能力应该是“新”的所在,也更能揭示“新”的本质。

    那么,什么是新质作战能力呢?笔者认为,新质作战能力是在遂行作战任务过程中所体现的全面感知、实时指控、精确打击、全维防护、综合保障等能力。新质作战能力以先进科技为“支撑点”,以战略空间领域为“发力点”,以形成体系作战为“落脚点”。

    先进科技是新质作战能力的“支撑点”。作战能力的形成需要武器装备的支撑,而科学技术主导着武器装备的发展。目前,战争形态向无人、无声、无形趋势发展,重大技术突破可能使“技术决定战术”进一步发展为“技术决定战略”,战争制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技实力。国家的科技实力决定了我们能研发什么水平的先进武器,形成什么样的新质作战能力。科技实力强,发展的底气就足;掌握了核心技术,就可以独立自主地发展而不受制于人。当今世界军事强国所具有的新质作战能力,无不是建立在本国科技实力基础之上。目前,我军新质作战能力形成的技术支撑,主要依靠国外引进和自主研发实现。不可否认,适当引进可缩短建设周期,促进关键技术的快速突破,但核心技术若掌握在别人手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只有依靠自己的科技实力来发展,才更加可靠,也才能走得更远。当前,我国是世界上少数自主掌握载人航天、深海勘探、生物工程、卫星导航定位、核能开发利用等先进技术的国家之一,先进制造技术、装备研发、新材料技术等发展迅速,为新质作战能力形成提供了良好的科技条件。必须紧紧依靠国家科技实力,把握发展趋势,选择发展重点,统筹协调推进,牢牢掌握战略主动,推动新质作战能力快速形成。

    战略空间领域是新质作战能力的“发力点”。抢占战略空间的制高点,应该是未来新质作战能力发挥的平台。以形成新质作战能力为表现的战略预警力量、信息对抗力量、太空作战力量、防空反导力量、战略投送力量、远海防卫力量、无人化作战力量、特种作战力量,已经登上现代军事实践的大舞台,显示出巨大的威力。世界主要国家围绕“进入空间、利用空间和控制空间”的能力要求,大力发展光电反导、反卫星通信系统、空间飞行器等空间对抗作战力量。组建网络电磁空间作战部队,网电装备成为威慑和实战兼备的新的“撒手锏”,“震网”“火焰”“舒特”等网络攻击病毒威力惊人。“全球鹰”等多功能的无人机已在战场上广泛应用,地面无人系统技术、无人潜航器和无人艇已成为当前无人智能系统的发展重点。各国在高超声速滑翔飞行器方面加快研制,超燃冲压发动机技术等方面取得实质性突破。由此可见,世界军事强国在空间对抗、网电空间、无人作战、全球快速打击等“发力点”已经显现出强劲动力。

    形成体系作战是新质作战能力的“落脚点”。新质作战能力作为现代军事力量运用的集中体现,汇集了信息时代的军事高技术、新手段,是影响战场态势走向的关键,信息化战争强调系统对抗、体系制胜,新质作战能力形成的关键最终要落在信息体系的构建上。一方面,新型作战力量能够依靠某一新质作战能力形成战斗力,独立遂行任务,形成体系对抗局部或全局优势;另一方面,还应与其他作战力量交叉使用,构建信息系统下的多种新质作战能力融合,促进军队作战体系整体优化,牵引带动作战能力整体跃升。应充分利用信息技术使各级各类作战平台到各级指挥机构构成网络链接,实现预警探测、情报侦察、精确制导、火力打击、指挥控制、通信联络、战场管理等领域的信息采集、处理、传输和显示等环节的“无缝链接”,让信息流主导物质流、能量流,让信息优势形成认知优势、决策优势和行动优势,从而实现新质作战能力的倍增。未来我军无论在哪个方向作战,都将是信息化程度很高的联合作战,必须着眼形成体系优势、破击敌人体系,把建体系、用体系作为抓手,统一目标,统一规划、统筹诸军兵种和电磁、网络、太空等领域的新质作战能力融合,力求产生体系集成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