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播报>军营故事
穿越时空,带你看长征中的“女神”
2016-09-13 15:18:20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编辑:贾敏

    中国女红军纪念馆

    “她们是我们心中的‘女神’。”长沙市周南中学一名初中生在《长征故事读后感》中这样写道。女红军们穿越时空,成为了今天新生代心中的“女神”。

    “她们没有一个中途退却的”

    在江西于都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馆里,陈列着一份72年前参加中央红军长征的女战士名单。于都党史办主任曾懿华介绍说:“长征出发时,有32名女红军随军出征,其中24名最终到达了延安。”

    从这份名单上可以看出,30名女红军分为三部分:一部分是中央直属机关负责人和领导干部的夫人,如邓颖超、康克清、蔡畅、贺子珍等;一部分是卫生部门的女同志,如邓六金、刘彩香、李桂英等;一部分是工作组的成员和政治战士,如李伯钊、王泉媛等,主要担负调查土豪、宣传群众、寻找民夫等工作。这30名女红军中,有5位湖南人:蔡畅、刘英、邱一涵、吴仲廉、曾玉。

    这份名单是如何确定的?

    当时苏区的形势已经非常紧迫了,能够跟随大部队行动对每一位女同志来讲都是一种荣耀,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随队长征也是一种安全的保证。既然是战略转移,就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走。对于女同志参加长征,中央当时规定了3个条件:一是共产党员,政治可靠;二是有独立工作能力,会做群众工作;三是要身强体壮,能适应艰苦环境。据中国女红军纪念馆讲解员介绍,其实当时最“恐怖”的是妇女“怀孕”,“怀孕”基本上就意味着与长征无缘。

    1934年9月中旬,中央妇女部部长李坚真接到中央组织局主任李维汉的命令:草拟一份随红军主力一起行动的女红军名单,要求总数不超过30人。李维汉告诉她:“组织上决定挑选一批身体好、会做群众工作的妇女干部……妇女部先出个名单给我,总数不要超过30人。”还明确告诉她,中央领导同志的夫人和在中央直属机关担任领导职务的女同志可以不考虑,由中央组织部决定;在军队工作的女同志也不用考虑,由总政治部决定。

    谁去谁留?李坚真费尽心思,终于在规定时间内拿出了一份名单。

    经过严格筛选和把关,最终确定参加长征的女同志共有32人:蔡畅、邓颖超、康克清、贺子珍、刘英、刘群先、李坚真、李伯钊、钱希均、陈慧清、廖似光、谢飞、周越华、邓六金、金维映、危秀英、杨厚珍、吴富莲、钟月林、甘棠、肖月华、危拱之、李建华、王泉媛、李桂英、谢小梅、曾玉、刘彩香、邱一涵、吴仲廉、彭儒、黄长娇。出发时,彭儒、黄长娇因故留在苏区,最后只有30名女红军跟随中央红军踏上了漫漫征程。

    陈碧英那时和董必武新婚燕尔,她早就做好了随队长征的准备。可体检结果出来后,因体重差了一斤,组织上决定让她留下来。最重要的是,当时她怀孕了,不利于长途跋涉。她央求董必武去说情,但董必武劝说她接受组织的安排。没想到,从此后两人天各一方,再未晤面。

    时任中央工农监察部委员的黄长娇,早就做好了随大部队前进的准备,检查完身体后就回驻地收拾行李。突然,她接到通知说让她留下来。“为什么?”她大惑不解。原来,她已经怀孕3个月了,只能无奈地服从了中央的安排。

    1934年10月16日,红军迈开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几十位女红军也离开了苏区这片相对稳定和安宁的红土地,开始了前途未卜的长途跋涉。参加过长征的女红军战士邓六金在回忆录中写道:“尽管我们这些姐妹后来有的客死异乡,有的漂泊流离,与党失去了联系,但她们中没有一个叛党变节的,至死保持了对党的忠诚,保持了一个革命者崇高的革命气节和坚强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