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兵>女兵日记
女兵眼中的精武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
2016-12-12 17:17:09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朱希航 明月心编辑:贾敏

    雪凯说:“只要一瓶佳得乐,就能让我满血复活。”兄弟们逗他:“要是这时候你女朋友来个电话,那还了得?”“那必须的,剩下的路我能飞起来!”雪凯的女朋友今年刚去南疆服役,每到周天他一刻也不敢疏忽,时时刻刻惦记着,如果错过了她的电话,就得再等一个周。“我女朋友三公里跑第一名!我女朋友能拉两个单杠!”雪凯总是很骄傲,自己也不甘落后,被封为“发哥班第一勇士”。“南京与新疆——兄弟的爱情横跨整个中国”成为集训队里的佳话。

    发哥头戴线帽,裹着沾满泥巴的“白”床单,倚靠在背囊上。平日里训练他是最操心的那一个:组织训练,发现问题,提醒细节,鼓舞士气,他把这些工作做得细致而周全。个子最高,力量最强,打的底座最踏实,是的,这个班长能给整个团队带来安全感。

    可是今天,发哥不说话了。磨裆带来的疼痛感使他说不出话来。他背着背囊和帐篷,一路磨着。前五公里还勉强能够维持正常状态,但随着体能的消耗和伤口的扩大,发哥每走一段路就得停下来,双手扶着膝盖,弓着身子缓解疼痛。

    “发哥,能不能行了?”小包笑着问。

    小包是我去年精武杯的班长,也是发哥班的班副,蒙古族——马背上长大的孩子,短小精悍,聪敏灵活,天生拥有淳朴和自由的性格。去年他带着我们这样一群不被看好的菜鸟杀出重围,在两次推演都倒数的情况下,硬是在正式比赛中打了个翻身仗——总分第六。大家都为创造奇迹高呼“明年一起再干一次!”可今年,由于种种原因,只剩下我们两个还在同一支队伍里。J5——让人感动的J5,2015到2016,一样的队名,一样的团结。发哥受伤了,小包替他分担着班长的责任。

    “我不是体能不行,我是疼……”发哥苦笑,本就白皙的脸竟有些苍白了。

    我也明显地感觉到大腿磨破了,别无它法,只好和发哥轮流去医疗车上剪裤子、涂药膏,而后启程。然而,发哥的疼痛并没有得到多大的缓解。这样下去不行啊!得想个办法!咱们不是带了三角巾急救包吗?干脆给他来个包扎!我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大家忽然眼前一亮。然后三四个人七手八脚地开始拿三角巾和敷料,准备给发哥实施救护。我回避,心疼又欣慰。学以致用,“战伤救护”这个课目我们算是把它发挥到极致了吧?

    “还有五公里啊,兄弟们坚持住!”导航员德吉喊,手里拿着地图和指北针,那是他最宝贝的东西。就在昨晚的“夜间”定向越野中,这位人称“高德地图”的天才导航员带领全班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定向开始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钟,天还在下着雨。标图时德吉钢盔上的雨滴落下来,刚标好的圆圈就被雨水模糊了。140分钟,我们穿过竹林、稻田,时而奔跑,时而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地里蹒跚前行,其间不乏防护与救护的小课目。

    从天亮跑到天黑,定向越野生生地跑成夜间搜索,雨还在不停地下。德吉不敢告诉我们离终点还有五公里,不断有人问我还剩下多少时间,我假装没听见。因为我们都害怕超时,害怕没有成绩,害怕大家绝望。但我们是争气的。我们没有放弃,也不管还有没有体力,只是放开了向有光的地方狂奔去。见到终点、人群的一刹那,全班人都兴奋起来,吼着、叫着。“向你们致敬!向你们致敬!”路边的人这样喊。汽车刺眼的灯光照着我们,在路上奔跑的何止身体和灵魂……

    “最后一段路,我不能让你一个人走。”我跑到发哥身边,抓住他的手。可是我完全感受不到发哥的力量,他的手仅仅是搭在上面而已。“发哥,你给我一点力量好不好……”我使劲地握了握。他说不出话,但我明显感觉到手被用力握了一下。疼痛正不断地吞噬着他的力气,他已经和这疼痛纠缠了十公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