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史天地>经典战史
鲜为人知的中国海军抗战
2016-12-15 18:37:26
来源:人民网编辑:贾敏

资料图

    1898年,在潮州市潮安县孚中村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家人为他起名黄文田,字力耕,寄托着这个工商业地主家庭里长辈的希望。但是,这个男孩子长大以后,“耕”的并非脚下的黄土,而是更加广阔的江海。他的名字和抗日战争中我国海军孱弱但坚毅的身影融为一体。70多年前,发生在西江的那一场惨烈的马口之战,遏制了日军突进的势头,而他的名字也因此被载入了史册。

    宦途坎坷几起几落急流勇退造福乡人

    黄文田是清代武状元黄仁勇的同村同族裔孙。1914年,他考上了广东海军学校,1919年毕业以后,又就读于吴淞、烟台的海军学校以及南京海军枪炮鱼雷学校。

    黄文田一生宦途坎坷。从1914年进军校至抗战结束的30多年里,他先后更换了20多个职务,被解职赋闲失业达五六次之多。1932年后,因官场纷争、政治不稳等原因,黄文田被解职。在以后的四年时间,他在广东航海学校教书,当过驾驶科主任,也当过温州船舶登记所主任和广东缉私处督察员。最后才在军方人士的推荐下重返军界,在广东绥靖主任余汉谋兼任总司令的第四路军总司令部下面的参谋处任上校参谋。抗战爆发后,余汉谋先后任命他担任挺进第七纵队副司令、粤桂江防司令部少将司令等职。在实战中,其才干与英勇守土的精神远超越先祖黄仁勇,是当时的广东名将。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将粤桂江防司令部撤销,黄文田只好解甲归田。他从南京回潮州途经上海,特地拜访他的老上司李济深,李鼓励他急流勇退,说:“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隐。”这使黄文田矢志不再登仕途。

    回到家乡孚中村后,目睹家园伤痕累累,他率众兴修水利,挖通双溪嘴农田排灌渠,修筑战时被毁坏的村道,并创办了孚中小学,造福乡人。其间,他一再婉拒官方要他出山的邀请。最后,他应邀到汕头当一名引水员,自食其力,过着平民百姓的生活,处处凸显出他的高风亮节。

    日寇眼中“黄老虎”发动广东最强江河反击战

    1938年10月21曰,广州沦陷,国民党海军江防舰队退守西江,司令部设在广西梧州。日军沿广三铁路推进,占领了三水、河口等地并开始高筑炮垒。10月26日,黄文田果断率领六舰,乘敌人脚跟尚未站稳之际向其猛攻,与驻扎于思贤窖、马口山上的日军展开了长达3个小时的激烈炮战,摧毁敌军炮垒4座。当各舰正冲击金利马口岗时,日军的岸上炮台突然猛烈向舰队发炮,同时派出飞机对舰队进行轰炸,担任旗舰的执信舰不幸被敌炮击中,毁沉江底,兵员死伤逾半,舰长李锡熙受重伤后殉国,其他舰艇也有损伤。由于力量悬殊,黄文田遂命令撤退。马口之战是广东抗日以来少有的反击战,遏制了日军突进的势头。

    1939年10月,黄文田在肇庆桃溪村召开阵亡将士追悼大会,由水雷队队长黄韬负责修建“海军马口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全体官兵捐资、施工,1940年5月建成。纪念碑至今仍矗立江滨,为肇庆唯一留存至今的海军抗战纪念碑。

    马口战斗结束后数日内,日军飞机对西江各舰实施轮番轰炸,除“平西”炮艇外,其他舰艇被尽数炸沉,至此,广东海军的作战舰艇基本上损失殆尽。但广东海军并未放弃战斗,海军官兵或上岸作战,或组成水雷队,继续扼守羚羊峡、高要一线,遏制日军溯江西犯。由于中国守军在西江肇庆段层层设防,日军始终无法打通西江入侵广西,进窥西南大后方,中日双方在这条战线上一直相持到1944年9月。豫湘桂会战中,肇庆全境沦入敌手,西江防线随之弃守。此前6年间,日军不得不采取迂回兜击的方法,由海路登陆广西发动桂南会战。从这个意义上说,弱小的广东海军已竭尽所能拖住日军的入侵步伐,为中国陆军在粤、桂、黔的作战争取了宝贵的回旋空间。

    在豫湘桂会战中,黄文田率官兵担负起狙击日军的重任。日寇对这位“黄老虎”恨之入骨,竟在一场恶战之后将他家乡孚中村的祖屋和全村数百间民房烧毁以泄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