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参考>国内军情
台湾渔民怒吼:“星光部队”滚出去!
2016-12-29 17:08:41
来源:海峡新干线编辑:贾敏

    台湾有一支奇怪的部队,它高度保密却众人皆知,它就是——“星光部队”。

    为什么“星光部队”需要高度保密?因为它根本不是台湾的部队,而是一支不折不扣的新加坡部队。

    为什么“星光部队”众人皆知?因为就连普通的台湾渔民都可以在“星光部队”门口拉起白布条,高喊“‘星光部队’滚出去!”

    12月26日,台湾新竹县新丰乡30多名渔民到台陆军装甲训练指挥部凤山连靶场管制哨前,拉白布条抗议新加坡“星光部队”射击演训危害渔民安全和生计,更要求“星光部队”退出坑子口地区。抗议群众怒吼“鸭霸星光部队”“还我渔业权益”,抗议持续约半小时。

    新竹县坡头村村长朱锦常家族世代捕鱼,他说,渔场捕鱼区遭台军禁止三分之二,大家都是近海捕鱼,根本难讨生活,而且渔民还时时刻刻生活在危险中。朱锦常说,台湾让“星光部队”在此打靶,若新加坡有付费,应该回馈给本地渔民,或干脆退出台湾。

    除了抗议行动外,当地渔民与地方居民还准备发起联署活动,直接向“新加坡驻台办事处”抗议,并计划让渔船在海上靶区“停留”,瘫痪靶场炮火射击。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一支新加坡的部队会在台湾训练?为此,台当局还不惜牺牲渔民权益?

    这还要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和新加坡达成的“星光计划”说起。台媒报道,台湾早年因孤立而渴望和新加坡建立关系,而新加坡在1965年建国的时候,面临外来的威胁。1967年,双方经初步讨论,台湾提交帮助新加坡建立空军部队计划。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台湾陆续抽调教官和技术人员协助新加坡训练飞行员等,一些教官更留在了新加坡,成为高级军官,新加坡空军司令还一度由台湾人担任。

    到了1974年12月,李光耀第二次访台时表示,因新加坡空间有限,向当时的蒋介石提出借用台军事基地进行新加坡的部队训练。隔年4月,李光耀与时任台行政机构负责人的蒋经国签署一份“绝对机密”的军事合作计划,并将此计划定名为“星光计划”。

图左:蒋经国 图右:李光耀

    根据“星光计划”,新加坡组建了一支由步兵、炮兵、装甲兵和突击部队组成的“星光部队”,定期轮流到台湾屏东恒春的台军三军联训基地、云林斗六炮兵基地、新竹湖口装甲兵基地进行训练。台当局只对新加坡部队所消费的物资收费,其他分文不收。

    “星光部队”保密性极强,早年每年到台演训曾高达约1万人次,大都是搭新加坡航班机来台,着便服,由台方先发给个人身份证明,并以团体观光名义入境,近年来则搭乘C-130军机或搭军舰直接靠港左营军港。

图:“星光部队”穿台军制服,但使用的武器不是台湾的制式装备。

    但是2007年的一场意外,让“星光部队”出现在了台湾民众面前。

    2007年5月11日,台空军一架F-5F战斗机在新竹湖口营区坠毁,导致正在受训的“星光部队”2死、2重伤、7轻伤,才迫使台防务部门与新加坡国防部对外证实新加坡部队在台受训。

    2012年,时任台“防务部门”主管的高华柱秘密访问新加坡的消息被台媒曝光,新加坡方面随后宣布中断两方军事交流管道、暂停合作项目。不过,2013年3月,台“防务部门”公布在恒春三军联训基地举行实兵实弹操演,文件中竟出现新加坡“星光部队”字眼,显示台新军事交流合作仍在进行中。

    据了解,早年“星光部队”的人数曾有万人,但在2004年,时任陈水扁当局的台“外事部门”主管陈唐山以闽南语粗话攻击新加坡是“鼻屎大的一个国家”,引起“台新关系”紧张后,新加坡部队每年派驻台军基地的人数锐减为数千人。

    随着台湾经济社会发展,“星光部队”因军事演训活动而导致的纠纷逐年增多,如“星光部队”经常使用的新竹县新丰乡坑口子靶场,自2011年以来就经常遭到附近民众抗议。而在屏东县,“星光部队”也曾因涉嫌违反废弃物清理法而被当地环保部门告上法庭。今年11月底,“星光部队”装甲车自台返运新加坡,经停香港时遭突检扣押。看来,“星光计划”也到了要了结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