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参考>国际军情
中国大使馆为何专门向一个日本偶像团体表示诚挚感谢?
2017-01-04 17:53:08
来源:环球网编辑:贾敏

    12月26日晚,即将正式解散的日本国民偶像组合SMAP的王牌节目《SMAPxSMAP》播出了最后一期。节目播出后第一时间,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方账号发布了一条推特:“谢谢你们,SMAP。”并附上了2011年SMAP来中国举行演唱会时的照片。

    这条推文一度成为日本国内推特热门第二位,不少日本网友留言:“通过SMAP,我认识了与日本国内报道里所不一样的中国。”“感觉中国离自己更近了!”

   

    日本舆论就中国大使馆对SMAP发出感谢一事也表示了高度关注。日本《产经新闻》消息说,在12月2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面对日本媒体的提问,中国驻日大使馆新闻发言人张梅对这条推特做出了如下解释:“SMAP在中国人气很高,可以说,他们对促进中日友好以及促进中日民间交流做出了贡献。中国粉丝也十分关注《SMAPxSMAP》最后一期节目,因此我们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点,表达了感谢之情。”日本富士电视台主持人小仓智昭在节目中说:“对于中国大使馆发布感谢SMAP的消息,我感到很吃惊。‘中国和日本的友好桥梁’——SMAP曾如此努力过。”

    SMAP,日本国民偶像团体,由中居正广、木村拓哉、稻垣吾郎、草彅刚、香取慎吾五位成员组成。在28年的演艺生涯中,历经“偶像冰河期”,以综艺、电视剧作为突破,开启了偶像团体多栖发展的巅峰之路。SMAP在诸多日本人心中地位神圣,无论在唱片销量,电影票房,综艺主持,或者日剧收视等方面都创下鲜有人超越的骄人成绩,缔造了最辉煌的日本流行文化时代。

    

出道时的正式成员为中居正广、木村拓哉、香取慎吾、稻垣吾郎、草彅刚、森且行六人。森且行于SMAP出道约五年后退团。

    为何中国驻日使馆会感谢这个偶像团体呢?

    如果说高仓健、山口百惠等日本明星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日本文化进入中国的代表性人物,那么,SMAP可以说是最早将日本流行文化带到中国的启蒙者之一。

    上世纪90年代以来,SMAP成员木村拓哉凭借《悠长假期》《爱情白皮书》等电视剧创造了诸多收视率奇迹,并在亚洲地区家喻户晓。不管是木村的长发造型、独特的衣着打扮、还是其所演绎的钢琴家、检察官、机长等经典角色,都可以说是日剧黄金期的符号,成为了亚洲“80后”一代争相模仿的偶像。而以SMAP为首演绎的日本综艺也逐渐被当时的中国年轻一代所认知。笔者还清楚地记得,凤凰卫视在当年每周会播出SMAP的王牌综艺节目《SMAPxSMAP》,迈克尔·杰克逊、LADY GAGA、贝克汉姆、博尔特等明星都曾应邀作嘉宾,安倍晋三等日本政界人士更是将该节目作为必须要上的个人形象宣传平台。五位顶级偶像在嘉宾面前大秀厨艺,放下身段表演各种搞笑短剧,同时又唱歌跳舞展现魅力,搞笑、卖萌、耍帅,打破了偶像的常规形象。搞笑、整蛊、访谈、音乐、游艺等日本综艺形式也逐渐成为中国内地及港台地区综艺节目最早的模仿对象。

    但SMAP与中国的结缘不仅于此。长期以来,相对于韩国流行文化,日本可称作“流行文化孤岛”,在流行文化领域,日本演艺圈主动地对外输出产品和进行交流并不多,但SMAP是个例外。作为一个28年来一直站在日本演艺界顶峰的偶像团体,SMAP始终以敬业、努力、谦逊、阳光的正面形象示人,让许多中国年轻人对日本印象有了极大改善。而SMAP对中日文化交流也一直持非常积极的态度,成为中日民间为数不多的沟通桥梁之一。

    中国驻日大使馆发表感谢中所提及的2011年SMAP北京演唱会,时至今日也是中日文化交流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1年,SMAP首次在海外开唱就选在中国北京,演唱会主题则是“加油日本,谢谢中国,亚洲是一家人”,成为“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前奏献礼活动,传递出中日之间的友好情意。当年5月21日,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访问日本期间在下榻酒店会见SMAP,他们也成为中国领导人第一组单独会晤的日本艺人。演唱会上,五位成员用中文演唱了代表作《世界上唯一的花》。队长中居正广当时说:“在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中国迅速反应,为日本提供了无私的捐助和支援。也许我们SMAP能做的事非常少,我们能做的就是为了此次北京演唱会,拼命地记住《世界上唯一的花》每一句中文歌词。”现场的粉丝无不为SMAP这种专业、敬业的精神和真诚感谢中国的态度而动容。SMAP来到中国开演唱会,也在日本引发了高度关注。NHK电视台跟拍此次北京之行并制作成三小时纪录片《真实的SMAP》播出,日本国营电视台给予偶像团体这样全方位跟踪拍摄的待遇,也是史无前例的。

 

   实际上,SMAP每位成员在参与的综艺节目、电视剧等工作中,经常流露出对中国的友好态度。2008年,中居正广在赴北京主持报道北京奥运会期间走访农民工子弟小学捐款捐物。成员们还把综艺节目做到了长城脚下。SMAP成员在多个节目中每每谈及在中国开演唱会的经历时都会表示:“一开始我们担心语言问题,到了中国才发现,中国的粉丝会看我们的电视剧、综艺,能够与我们交流,还会亲切地叫我们名字。中日之间的娱乐文化交流是这么的好。”

    如今,大幕缓缓落下,随着SMAP最后一次五人合体唱响300万销量金曲《世界上唯一的花》,这个书写了日本娱乐历史的偶像团体,为自己划上了休止符。

    SMAP的落幕,也反映了日本流行文化在中国及亚洲地区影响力的日渐式微。早在高仓健去世时,日本媒体就曾评论,中日之间的问题堆积如山,要想改善中日关系,除了外交途径外,还应该推进产业界、学术界和年轻人的交流,这其中,“文化软实力”的作用不应该被忘记。就如SMAP原本担任2020年东京残奥加油大使,残奥会方面却仍难找到继任人选一样,也许很长一段时间,都再难出现真正的中日文化交流使者。但无论如何,感谢SMAP这支世界上唯一的花,曾经盛开。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