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兵>军中花木兰
女狙击手:高颜值川妹子好"呛人"
2017-01-23 19:00:09
来源:中国江西网编辑:贾敏

    女狙击手郭星:好一个快言快语的川妹子

    准备滑雪训练的郭星。杨再新摄

    “我这个人说话语速快,你要是记录跟不上,可以录音。”采访还没开始,郭星就让记者眼前一亮:快言快语、自信率真,一听就是可以聊出故事的兵。

    “你最擅长什么?”

    “格斗、射击。”

    “真不敢相信,你看起来挺瘦小。”

    “两者之间有关系么?”

    

记者说话冒昧,郭星答得呛人,也由此开始了一段坦诚的交流。

    郭星是个川妹子,成为特种兵之前,担任“苏宁团”团史馆解说员。那一年,部队整编调整,新组建的特战旅在集团军范围内征召女兵,郭星没和家人商量,就自主决定报了名。

    话别老单位,团领导听说她选择了特战旅,开口鼓励:“好好干,特战旅是个好单位。”没曾想,正沉浸在离愁别绪里的郭星脱口而出:“首长,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感觉你们不想留我呀。”一句话,闹得团领导既有些尴尬,又对这个女兵多了几分不舍。

    来到特战旅之后,郭星遇到的第一个挑战就和枪有关——参加旅狙击手集训,备战集团军组织的比武考核。作为首批参训女兵,郭星深感压力山大,“要是集训成绩不理想,别人会说:‘看吧,女兵就不适合这个训练课目’。那样的话,等于断了女兵以后的参赛机会。”除了压力,更让郭星担忧的是集训规则的残酷:全程淘汰制,每次阶段考核,5发子弹成绩低于49环直接出局。

    “悲剧的是,越是怕啥越来啥,第一次考核我就打了48环,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郭星形容说,“就像你小时候,特别特别想要一个玩具,缠着大人买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玩不好。气自己不争气呀!”

    怎么办?卷铺盖走人?郭星不甘心。为了能继续参加集训,郭星使出了女兵的专属权利——哭。“一连3天,每当看到队长组训回来,我就跑到他面前,也不说话,就低头哭。”被缠的没办法,集训队长只好答应让郭星重回训练场,可郭星心里清楚,“要是下次考核再不过关,就真的没脸再赖着不走啦。”

    留给郭星的“逆袭”时间只有5天。

    “每天3发训练弹,别人都是一次性压进弹夹,我每次只压一发。心里还要不断地告诫自己,这是最后一发弹,千万不能随意打出去。”那几天,常常是第一发弹打出去时,剩下的两发弹已经被郭星攥在手心捂得发热。

    尽管自信射击水平提高了很多,可真的再次走进考核场,郭星还是紧张的不行。“瞄了半天,都不敢扣扳机,生怕万一击发了又没打准。”郭星记得,自己正在胡思乱想中,肩膀猛地一疼,队长一荆条抽下来,冲着她吼:“想啥玩意呢!快点把子弹打出去。”

    “是队长看出了我的紧张,抽一下帮我释放压力。”缓过劲来的郭星,终于发挥出平常的训练水平,打进了及格线。“就是队长下手太狠了,等到晚上洗澡的时候,我的肩膀上还留有一道红肿的血痕。”郭星又扭头看了看肩膀,转而灿烂一笑,“不过,也真神奇,从那之后,枪械射击我再没紧张过。”

(郭星,第16集团军某旅特战女兵)

对于每一发子弹,郭星都格外珍惜。杨再新摄

郭星(左一)与战友一起进行狙击步枪射击训练。杨再新摄

训练小比武,获得胜利的郭星笑得很灿烂。杨再新摄

训练中的郭星。杨再新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