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兵>女兵相册
惊艳!中国女兵军装与红妆对比照片爆红网络
2017-03-09 18:18:53
来源:中国网编辑:贾敏
 

    她们平均年龄21岁,每天转接300多通电话,要求在3秒钟内从通讯录中找到想要的号码,并转拨出去,拿起听筒听到第一句话,就要判断出对方是谁——她们是武警四川省森林总队的通信女兵。她们与很多同龄女孩一样,爱哭、爱笑、爱美、爱吃零食,既爱红装也爱武装,既是女人更是战士。3月7日“女神节”,一组军装与红妆对比的女兵照片走红网络。(程雪力 李科 摄影报道)

    入伍前,女兵们很多人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当兵后,她们学会了坚强,还学会了过日子,独立工作生活。

    

退伍后经常回忆起部队井然有序的生活和紧急集合时的慌张,最遗憾的是在成都待了八年,却没有把成都的美景逛完。 ”王培说。

    

退伍老兵姜宏太当兵时与退伍后的对比照。常年守在枯燥乏味的通信岗位,偶尔拍拍照片都能让我们感到轻松愉悦。姜宏太说:“勇敢一点,可能一切都会不同。”

    

杨露爱跳舞。她说,优雅不是无可挑剔的容颜,更不是赞声不断的体态,而是梦想给自己的自信。

女兵班各有特长,王士文会理发,经常担任我们的“发型师”。如今她已经退伍 了。退伍老兵王士文说:“我上大学了,我希望我的未来可以拥有一家咖啡店,自给自足;偶尔可以任性的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她们是“女汉子”,也是“女孩子”。换下军装,也爱红装。她们也爱逛街,杨露至今对当兵以来第一次逛街记忆犹新,不知有多兴奋!走出营门,视野顿时就开阔了,觉得外面的路好宽啊。买面包时,脱口而出:“班长,这个多少钱?”大家一听,都笑喷了!这么久没出门,天天面对的都是班长,打电话给亲朋好友也喊“班长”。

    

每周星期日晚饭后,女兵们召开班务会,检查小结一周的工作。

    

   数百个电话号码、数百条勤务用语、各种代号以及通联密语,我们都必须熟记于心。通信班几乎每个人都做过同一个梦:梦里背密语和电话号码,像科幻片一样嘴里不停地吐数字,脑袋周围全是数字。几天下来,她们们能背100多个电话号码。

   

女兵们经常要去野外与基层部队互联互通。她们被誉为森林灭火指挥作战时的“耳鼻口”,是号令千军的“信息台”。一秒钟的延误,一个字的差池,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从小像男孩,声线低、音色浑浊……工作却要用甜美的声音,我快疯了。班长让找撒娇时嗲嗲的感觉,天哪!最烦嗲嗲的,穷尽办法依然不会。”退伍老兵王士文(左)说,一次,班长听见她和奶奶通话时声音很温柔,让她在话务员岗位上接电话时,想着对方都是家人,最终才搞定这个大难题。

    每天,王培(右)会带领大家训练三个半小时普通话,听广播、读报纸、对着镜子练表情。她说,转接电话时,表情能传递到电话的另一方。图为徐研泽(左)跟着班长王培练口型和微笑。徐研泽一心想当刑警,当兵缘起于一句话:“当兵考刑警加10分,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如今她已经考上警校。

   

 军中的女孩,体力不必说,她们扛水之类的粗活从来都由“女汉子”廖娇搞定。

    

列兵李亦萌是班里的“小乖乖”,总是笑眯眯的。她希望自己退伍后能开个餐厅,和家人一起过平凡幸福的生活。

列兵涂旻冉不太擅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感受,所以喜欢毫不吝啬地将所见所想画出来。

闲下来了,她们也会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做个面膜保养保养皮肤。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每年退伍时,战友们都会挥手泪别。她们们说好不流泪,高高兴兴说再见,并期待重逢,但离别的那一刻还是流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