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播报>沙场英雄
如何培养出“火线三兄妹”?母亲大人有“绝招”
2017-05-15 17:01:34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明月心编辑:贾敏
“母亲大人”的独家秘诀
照片来自网络
 

    上个周末,给家里打电话,刚问:“‘母亲大人’的专属节日快到了,我们‘火线三兄妹’都不在您身边,赶我还没有‘月光’前,问下您近期最大的愿望或是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说不定会有惊喜哦!”

    “死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要能寄东西什么的,只需要把雪儿打包寄过来,为娘仔细瞅瞅再原封不动地寄回南京去。至于其他的,我啥都不想要,你什么都不要买,不准你花钱……”

    从小生活在“慈父严母”的家庭环境中,直到参军入伍后,才逐渐感觉到母亲愈来愈随和了。

    记忆中,母亲从来都只允许我留精干小短发、穿和哥哥一模一样的黑色或灰色衣服。由于家族同辈里女娃极少,所以经常和哥哥们一起玩。母亲说,只有穿得和他们一样,才允许我去掏鸟窝、去山地里烤土豆。甚至于好多村里的大人都把我们兄妹俩当成“兄弟”俩。

    6岁时,小伙伴们一个个都早已上学堂了,就我一个人还在家里照看小D,他们放学后来我家玩会给我讲学前班和一年级的那些事。我从小爱听爷爷奶奶讲他们那个年代的故事,爱听母亲讲连环画和小人书里的故事,爱听爸爸讲他们那个年代“劳动光荣”的故事,爱听哥哥在学校里老师教他们唱歌、玩游戏的故事……

    7岁那年,我终于上学了。对于农村的小学来说,年龄不算太大,但总是感觉自己比别的同学少些什么。虽然母亲当年只读到三年级就回家帮外婆干农活了,她15岁那年,外婆病逝。从小体弱的母亲感受到务农的不易,再到张家做儿媳妇后,看到村里比自己大2岁的姑娘在县城读高中,这才开始后悔自己读书太少。也正是这个原因,才使得她对于我们“火线三兄妹”的学习很是重视。

    母亲除了自己的名字写得好看点儿外,再不会写几个字。但在我上学前她就请村里的一些大哥哥、大姐姐们教她查字典,以至于我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所有课程,加寒暑假作业都是母亲一个字一个字查、一个字一个字教。那时候,她规定我晚上写完作业才能吃晚饭,她从地里干活回来,边做晚饭边教我读第二天老师要讲的课文,直到全背下来才能睡觉,第二天早上我得在母亲床头背一遍后再背上小挎包去上学。待到老师讲完课文,就由我带着全班同学一起读了。

    就这样,虽然没有上过学前班和幼儿园,但在同学们中,我还一直保持向上的势头,每个学期都是“三好学生”,一、二年级都当班长。基本上每次考完试,母亲也会奖励我买个新书包或订做套新衣服之类的,自己心里也暖暖的。后来考虑到教学质量的问题,等我8岁学会骑自行车,就转学到镇上的蔡家铺中心小学了。那时候,我骑着比自己个头还高的自行车上学、放学,三天两头摔得腿上青一块、紫一块;即使天下大雨、发洪水也是和高年级的学生结伴或是跟着其他同学的家长一起爬山、过河,哪怕淋成落汤鸡或是拖着一身泥回家,顶多一句赶紧把衣服换了。我羡慕其他同学有家长的接送,他们羡慕我的家长对我非常放心。

    但随着年级的上升,母亲能教的数学方面的知识也就只限于珠算了,语文方面由以前的课文讲解转变为童话故事和作者事迹了。尤其古诗词方面,她上学时学的都能倒背如流,以至于我们经常又在争论一些字和词在不同文本中的多音和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