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参考>国际军情
朝韩代表罕见狭路相逢,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2017-05-15 18:10:11
来源:香港凤凰周刊编辑:贾敏

    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热火朝天进行之际,一位戴着无框眼镜、发际线靠后、始终保持严肃表情的中年大叔吸引了诸多媒体的目光,他就是朝鲜对外经济相金英才。

    就在论坛召开前数小时,当地时间凌晨5时27分,朝鲜在平安北道龟城一带试射一枚“化城-12型”中远程弹道导弹,飞行787公里后坠入朝鲜与日本之间、接近俄罗斯的海域。龟城距离平壤以北约100公里,靠近中朝边境,距离丹东仅数十公里。朝鲜曾于今年2月在此试射“北极星2型”中远程弹道导弹。

    一天后,韩联社援引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称,朝鲜此次试射中远程导弹成功。

    分析称,此次发射为超高发射,到达高度超过2000公里,是迄今朝鲜发射导弹之最。日本防卫相稻田朋美表示,此次很可能使用了高于通常高度的“高弹道轨道”并控制了飞行距离,正常发射时,该新型导弹的实际射程恐超过4000公里。

    显然,不同于“一带一路”会场内和平合作的氛围,会场外的朝鲜又将进一步搅乱半岛局势。

    

△2017年5月14日,北京,朝鲜对外经济相金英才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仅有两人”的朝韩会面

    自金英才抵达北京起,一向跑得比谁都快的日韩媒体却鲜有机会接近他。

    就在朝鲜发射导弹后不久,金英才离开位于东长安街的北京国际饭店,前往主会场,随后彻底消失在媒体的视线中。8点半左右,在“一带一路”论坛举办所在地——国际会议中心的会场休息室内,他与韩方代表团团长、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朴炳锡举行了“仅有两人”的会面。

    多位韩方人士告诉《凤凰周刊》,整场会面十分简短,事前并无准备。

    朴炳锡事后向韩国媒体作出简单说明称,他对朝鲜发射导弹的事情予以谴责,并且认为朝方有进行南北双边对话的意愿。但有意思的是,即便在双方见面后,面对周遭人的提问,金英才一律表情冷漠,以摇头回应。

    离开会场的时候,朝鲜代表团一行本想避开众人目光,悄悄乘坐大巴离场,却被眼尖的日本媒体发现——隔着玻璃门,各种长枪短炮对准了金英才一行。但尴尬的是,由于多辆车等待离场,这一沉默地“对峙”持续了近半小时。随着大巴远行,记者们才“逐步撤退”。“只能继续回他住的酒店等着吧。”一位日本记者有些无奈地说。

    日本共同社引述北京外交人士的话说,朝鲜因为导弹试射导致两国代表团难以进行务实对话,15日前,南北难以在会议中实现官方正式接触。

    包括此次试射在内,朝鲜今年共施行了7次弹道导弹试射,但这是文在寅就任韩国第19任总统以来的第一次射弹,让韩国新政府更为关切。

    上任仅4天的文在寅就朝鲜射弹一事表示遗憾,强调虽然对话的大门始终敞开,但唯有朝鲜改变态度才能谈对话,并敦促朝鲜不要做出错误判断,韩方将坚决应对一切挑衅。

    在华盛顿,白宫在一份声明中说,导弹落在“更靠近俄罗斯而非日本的土地”,因此特朗普总统“无法想象俄罗斯会高兴”。美国一位官员称,导弹着弹点以北95公里处为俄罗斯海参崴地区,那里是俄太平洋舰队的总部所在地。美军方发言人称,朝鲜发射的不是洲际弹道导弹。

    有趣的是,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参会代表、白宫顾问马特·波廷杰昨日抵达“一带一路”会场时,被拍到与金英才同框。美驻华大使馆发言人玛丽·贝丝·波利随后否认美朝官员会面。“没有简短的谈话,什么也没有。”波利说。

    

△2017年5月14日,朝鲜在靠近中朝边境的龟城一带试射“化城-12型”中远程弹道导弹,导弹发射点距中国丹东仅数十公里,着弹点距俄罗斯海参崴地区也不足100公里。

    “对朝施压和对话必须双轨并行”

    对于中国邀请朝鲜代表参会的行为,外界认为,这凸显中国不愿和美国一样完全孤立平壤政权。换句话说,中方从未放弃过对话协商的努力。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就此回应说:“中方秉持开放态度,任何志同道合的国家,只要感兴趣,都可以参与这一倡议。”耿爽还表示:“中方愿继续与有关各方保持接触,做各方工作,为推动半岛核问题重回通过对话协商、以和平方式解决的正确轨道做出努力。”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也在《今日美国报》发表文章说,“外界对朝经济和军事施压仍在不断加大,但究竟什么样的压力既足够大,又不会引发人道主义危机,不致推朝铤而走险呢?在东北亚制造另一个伊拉克、利比亚或叙利亚对有关各方都将是一场噩梦。”他还写道:“对朝施压和对话必须双轨并行。”

    几乎同一时间,刚刚举行完大选的韩国收到了来自“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邀请函,将要出席论坛的韩国代表由驻华大使升级为一个政府代表团。

    韩国《中央日报》援引消息灵通人士的话称,5月10日,在中国驻韩大使邱国洪前往韩国外交部转达习近平主席的贺电时就表达了希望韩方参会的愿望。当晚,韩国方面就收到邀请函。

    韩联社分析称,考虑到在“萨德”等问题上与先前的政府立场相反的文在寅当选新总统后,中方向韩方发出邀请,中方转变态度或因期待文在寅执政后韩国政府在“萨德”问题上改变立场。

    朴炳锡被认为是韩国会代表性的“中国通”,他虽不是以总统特使身份访华,但可被看作是文在寅政府成立后访华的首位使节。韩国外交部表示,韩国政府将借此机会谋求包括参与中国“一带一路”等推动区域共同繁荣的合作方案。

    文在寅刚刚就职的次日上午,便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讨论了他们结束朝鲜核危机的类似建议。当时文在寅呼吁与朝鲜进行对话,他强调,制裁的目的必须是促使朝鲜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据总统办公室的消息,习近平对此表示同意。

    总统办公室还援引习近平对文在寅的话说,“虽然我从未见过你,但我一直在以极大的兴趣观察着你。我对你不寻常的个人背景、思想和观点印象深刻。”

    而就在导弹试射的前一天,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副代表、朝鲜外务省美大局局长崔善姬结束在欧洲与美国的二轨对话后,13日从北京返回平壤。崔善姬在北京首都机场回答凤凰卫视的提问时表示,自己此行与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皮克林会面,并称条件成熟可以与美国政府对话。

    外界认为,崔善姬的此番表态与月初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相关表态遥相呼应。5月1日,特朗普在接受彭博社专访时说,如果条件适当,自己将“绝对并且很荣幸”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