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播报>军营故事
军校风景线 | 事隔经年,如果我们再相见......
2017-05-15 18:20:47
来源:军事故事会杂志编辑:贾敏

叶秋萤第一次见到满园杏花开时,她还是个屁颠屁颠的小学生。那年她在树下穿着爸爸的军装照了第一张军装照。当她再一次站到树下时,已是肩上戴着一道拐的小女兵了,这一年她19岁。

叶秋萤高中毕业,因为数学成绩不好,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在爸爸的强迫下,她极不情愿地穿上了军装,成为了话务连的一名女兵。虽然她家与大院只有一墙之隔,她从小生活在军机关大院,但真正成为一名军人,受到纪律条条框框的约束,她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每天早早起床,集合出操,整理内务,白天训练、值班、吃饭,晚上看新闻、读报纸,晚点名,紧接着洗漱熄灯就寝,不准用手机,每月只有半天外出时间,去趟服务部都要跟班长请假。一天24小时被安排得满满当当,绕着宿舍、机房、饭堂三点打转转,直线加方块的生活让不安于现状的她感到压抑束缚。

在以男性占据主导的大院里,只有她所在的话务连是清一色的女兵女干部,她们是大院里一道独特的风景。每次集合开会或者看电影,女兵队列总会吸引无数男兵流连的目光。有时和男兵擦肩而过,她却从来没有和男兵说过话,因为排长提前给她们打过预防针。

深深的大院,给了她深闺般的感觉,一种宋词一般古典主义的闲愁闺怨在她的心头滋长。

在叶秋萤当新兵的那个春天,军里举办文化骨干培训班,她被选为军直属队的文艺骨干,可以到俱乐部礼堂集训半个月。

几个要好的女兵帮着叶秋萤搬行李。去俱乐部的路上,她们边走边唱,终于可以暂时脱离枯燥的生活了,杏花初绽,彩鸢当空,蜂飞蝶舞的季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在新宿舍里收拾完床铺,几个叽叽喳喳的小女兵到后院杏树园里照相合影。可没见园子里有其他人,是啊,其他参加集训的都是团里的男兵,那些愣愣的傻小子哪有咏月吟花的雅兴啊!

可就在不远处的回廊里,坐着一个小新兵。叶秋萤走过去,发现他正捧着一捧散落的花瓣发呆,那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叶秋萤嗔笑着把相机递给他,请他帮忙给照张相。小新兵纯净的眼眸看到她,手中的花瓣洒落一地。

19岁的叶秋萤正处在少女的感伤季,那是一个见残花落泪、对满月伤怀的年纪,就在那一瞬间,刹那芳华,叶秋萤的心被一种叫做初恋的情怀充满了。

之后上课的几天,叶秋萤和小新兵坐在座位的第一排,当然他俩之间是隔了好多个座位的。她知道小新兵名叫柳江南。上课时,柳江南安安静静,眼神专注向前。如果硬要说柳江南有什么与众不同的话,他是男学员中唯一的一名上等兵,而其他学员多是兵龄五年以上的士官。

学习如何主持晚会时,教员让每名学员上台表演一个自己拿手的节目。叶秋萤唱了一首民歌,赢得了台下观众的齐声叫好。轮到柳江南上台了,他用吉他轻弹了一首他自己作词谱曲的歌《巡逻走过小村庄》,他拨动琴弦就像撩动了一段悠长的记忆,歌声像山中的泉水欢快流淌,仿佛是穿过秋叶的风,带着叶秋萤来到了神奇美丽的大山之中。

是的,就在那一刻叶秋萤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柳江南。

下课,她在杏花园里见到了他,想听他聊音乐,想知道他是怎么把枪炮的冰冷与音乐的灵性交织融合在一起的。

可他说的最多的却是大山:他说其实他的音乐和他的生活一样,他的连队在边防大山中,春天,满山遍野开着红杜鹃,一条清浅的小河从连队前流过,一直流到山下的村子里。平日里小河只有没膝深,溪水下山,清浅可喜,鹅卵石少女脸蛋般细腻。柳丝低垂,树荫照水,山林俊秀,绵延不绝,小松鼠在林间嬉戏。雨后的风送来林野的芬芳,晚饭时村子的炊烟夹杂着松树油子淡淡的香。

他的描述让她如痴如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