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参考>国内军情
从军记丨好男儿当兵去,当出个样儿来给爹娘看
2017-06-14 15:31:34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王文涛 韩立建编辑:朱红

    高考结束后的你此时正在干什么?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穿上军装去实现自己矢志报国的梦想?

    今天,就让我们走近两位普通的军人,去看看他们那年参军的故事……

    我的“高考”:难忘从军时

    ■王文涛

     经历过两次高考落榜后,爸爸的一位朋友推荐我去参军,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经过政审、体检、面试一系列审查,几天过后我收到了《入伍通知书》,8个名额,40个人参加,我竟然被选中了!2006年12月10日那天,我胸挂大红花,穿着大一号的军服,我踏上了开往部队的列车。

     那时,我坐在火车窗前,头仰得很高,眼睛努力往上看,尽量不让她看见我眼中的泪花。在那短暂的一瞬间,我脑海里幻灯片般出现爸爸劳作的身影、妈妈花白的头发。当汽笛鸣响的那一刻,妈妈在车站里嚎啕大哭,看着妈妈为我准备的各种衣服、零食,遥望她越来越模糊的面庞,我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泪水,从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升腾起一个想法:一定要在部队闯出一番名堂来。

     爸爸和妈妈都出生于国家最艰难的那段时期,所以他们一直想让我和哥哥通过读书过上好生活。哥哥没让他们失望,我却让他们伤透了心。

     路是自己选的,含着泪也要走完。我从小没吃过苦,当兵前,连衣服都不知道怎么洗。来到地处雪域高原的军营后,我努力克服环境不适应、训练强度大、部队管理严等各种困难,为的就是实现当初许下的诺言。

    下连后,由于我工作积极主动,训练刻苦卖力,每个月都被评选为“红星个人”,还常常被班长拉到队列前展示8块腹肌。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年,我全票通过成为一名光荣的预备党员,这预示着,我的军旅生涯将会更长。

     那晚,我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父母,爸爸听了非常高兴,连声说了三个好,妈妈问我苦不苦、累不累,最后,她哽咽着挂了电话。

    2013年8月,川滇交界突发地震,已成为支队政治处报道员的我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抢险救灾、搜集素材。31日那天,一辆大货车被塌方的山体掩埋,我和其他11名党员组成突击队奉命营救。当时,小汽车大小的石头像弹球一样从山上轰隆隆的往下滚,公路上堆起的土石有8米高,折断的电线杆嗤嗤冒着火花,当地群众哭喊着四散奔逃。我们一边跑一边躲避着危险,距离事发地还有7公里左右时,一位避险的喇嘛一把拉住了我:“解放军,你们这样跑太危险,来,骑着我的摩托!”说着就把他摩托车的钥匙塞到我手中。”我知道,这不仅是让我们快点救人,更是对人民子弟兵的信任。由于路况太差,我表达谢意后,把钥匙还给了他。最后,我们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事发地,顺利营救出3名被困群众。

    当天晚上,余震不断,我们又连夜转移群众、搭建帐篷,在经过一个小窝棚时,一位 70多岁的藏族老大爷端着一碗酥油茶叫住了我,非要让我喝下去,盛情难却,喝完酥油茶后,我把他搀扶进窝棚,叮嘱他不要乱走动,并把自己挎包中仅有的一袋面包偷偷放在他床边。

    一个月过后,抗震救灾任务完成,我又一次荣立了三等功,至此,我已经是第四次荣立三等功。

    谁的青春不迷茫。2014年,是我中士的最后一年,也是我入伍以来,思想波动最大的一年。当时,父母的意思是当兵不能当一辈子,最后还是要回到地方。说实话,我内心深处虽然也曾渴望过花前月下的时光,但我还是更喜欢在部队训练场上的摸爬滚打,听惯了军号、习惯了呐喊,经过部队8年的培养,我还是觉得橄榄绿的色彩更美、更斑斓。

    部队是座大熔炉,也是座大学校,在部队的这几年,我经历了很多,成长了很多,每次选择都像一次高考,但每次都能金榜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