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吹角连营

  冯牧先生是我敬仰的老前辈、老朋友、老邻居。十几年中,我们建立了深厚的情谊。[详细]

感动的谎言

这是他第一次撒谎,在来之前他在全连统一了口径。

真味无香

面前的台词提示器里,字幕已经停止了滚动,定格在“退伍战士污水池勇救儿童”的大字上。

那是我吃过“最丑”的蛋糕,也是最好的

“我以前吃过很多蛋糕,可今天的最好,这个生日我会终生难忘。”

冰柜忆趣

为了猪肉保鲜,开窗冻坏暖气片,这可如何是好?

读懂母亲的手

母亲已经老了,手上青筋突起。蓦然回首,无论我们走多远,也离不开母亲的手,更走不出母爱的海洋。

春天约定

在高手云集、标兵辈出的铁骑旅,争取个“优秀士兵”,只要够努力,还是有希望的。于是,我右手握拳与班长的拳头碰在一起。“成交!”

立春

  对于年味,要用舌尖品尝才够味!

年味兵味

  到部队后,过年最忙的要数基层干部了。

哨楼上的活雕塑

  寒风中,一个背影矗立在哨楼顶端,双手一上一下紧紧握着天线,活似一尊“雕塑”。

心中的弹道

  在内心苦苦挣扎了几天,邓小宋决定把梦想压进枪膛,用子弹证明自己。

一只口哨的秘密

  每天,我都会吹响那支哨子,嘹亮的哨音下,集合的是又一茬年轻的士兵!

扫雷战士之歌

  我们是地雷的天敌,生来就为降伏雷场。嘿!我们是英雄的扫雷兵。

血性砺战魂

  子夜,担负“红军”突击队的第21集团军某连,在夜幕下快速展开接“敌”运动。

青年话题

热门专题

    热点图文

    精彩视频